陈世峰获刑20年尘埃落定?难!

- 编辑:admin -

陈世峰获刑20年尘埃落定?难!

  当地时间12月20日3点30分,中国女留学生江歌412天后,经过6天的庭审,陈世峰终于被判了。

  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813号法庭,裁判长家令和典宣布了判决结果——以故意罪和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。

  20年刑期并非是江秋莲想要的结局,她在稍后的记者会上表示:对于这个判决,“我不接受”。她还透露:打算回国后起诉刘鑫。

  旋涡的刘鑫则在当天下午通过网络发声:她表示自己是“证人刘鑫,不再沉默”,并称自己“尽力了”。

  11月3日17点中国驻日大打来电话表示江歌。晚上,江歌母亲江秋莲从刘鑫那确认了。

  12月14日陈世峰以罪被正式起诉。■2017年8月14日江秋莲在国内发起签名活动,请求判决凶手死刑。

  在12月18日的庭审中,检察官法庭判处被告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。法庭接受了检方的20年徒刑,没有任何减刑,在日本司法实践中很罕见。

  对于陈世峰获刑20年,给出五大判决理由:1、刀是陈世峰的,不是刘鑫给江歌的;2、陈世峰当晚洗衣服之说不合理,是有计划去;3、陈世峰有强烈的杀意,行为具有报复性;4、陈世峰当时没有救助江歌,显示不可能是误杀;5、陈世峰没有悔意,道歉只是形式上的。

  分析认为,陈世峰犯罪性质恶劣,犯罪动机,犯罪方法具有残虐性且案后拒不施救,被害方遗属也不认可其表现,因此被顶格宣判20年。但是,陈世峰没有前科,不是无差别连续,在社会影响和犯罪结果上未达到日本法律认定的严重程度。根据以往日本死刑判例,被害人为1人的情况下极少判处死刑,一般须被害人达3人以上才适用死刑。

  庭审结束后,江秋莲召开了记者会,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接受:“像陈世锋这种犯,只有他生命真正受到,他才会知道生命的珍贵,他才会真正!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。”

  江秋莲还表示:“今天的判决大家都听到了,什么是事实,什么是。今天的法庭判决也说明了我江歌没有半点错误。”

  记者会上,江秋莲再次提到了此次案件的关键人物——证人刘鑫。她再次质疑刘鑫撒谎,质疑她在庭审上了在警方所录口供。江秋莲表示,回国后要和刘鑫对簿公堂。“陈世锋是我江歌的直接凶手,你在我江歌被害案中,你在扮演什么角色?回国之后,我会和你对簿公堂!”

  当天的审判后,刘鑫也在微博发布了长文章,表示自己是“证人刘鑫,不再沉默”。文章中,她再次回忆案发情况,细数前后细节。刘鑫还表示,自己不该接受采访,也不该在中途见江歌母亲,这给了“陈世峰律师借口”,并称自己“尽力了”。

  从12月11日庭审到20日的宣判,江秋莲度过了的10天。这次审判开始前,江秋莲收集了451万份支持判陈世峰死刑的签名。在开庭前的记者会上,她说:“我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努力,就是为了在这次庭审中判陈世峰死刑。”维持体面

  庭审开始后,江秋莲尽力维持体面。每次进法庭前,过排着队进场旁听的,她会朝大家微微鞠躬,努力挤出一点儿笑容。

  刚开始时,江秋莲也在法庭上哭过。庭审第一天下午出庭,她坐在检察官身后,看到电脑里江歌遗体的照片,讲12刀是如何贯穿了江歌的脖颈,倒下后她血流如瀑。这位心碎的母亲,趴在身边一位陪同的男子肩上痛哭。

  很快,江秋莲又恢复了斗志。第二天她作为证人出庭,进场前向90度鞠躬,回答控辩双方的问话时,简洁、清晰、克制。江秋莲仍住在志愿者家里,但是这些天她睡得很少,有时几乎不睡,也不怎么吃东西,随身带着一堆药。

  江秋莲的在陈世峰的询问环节爆发。陈世峰说,律师曾告诉他父母想做经济赔偿,但是江歌妈妈不接受。江秋莲咬着牙齿、压低声音对着旁边人:“骗!骗!骗!”

  陈世峰接着说,不知道自己怎么去赔一条命,如果可以的话,他想尽他所有去谢罪。江秋莲当庭喊出来:“还我女儿!用你的命来赔!”

  那句“还我女儿”的声音带着哭腔,重复了好多遍,越来越低,直至轻不可闻。几分钟后,她晕了过去。

  记者们离开法庭,排队领取自己寄存的衣服,隔着一堵墙,还能听到江秋莲的哭声。几分钟后,江秋莲出现了,被人搀扶着,几乎已经站不住了,缓慢挪着步子,出了法庭。

  20日,审判话音刚落,许多目光都投向了江秋莲。她坐在检察官后面,一袭黑衣,脸上没有表情,比之前任何一次庭审都要平静。退场时,她朝庭上鞠了一躬。